0yongyong0

二点五次元图文双修小透明。努力原创同人两把抓><不过大多时候还是在画同人啦~~因身体原因暂不接约稿~转载请咨询po主并注明出处。

© 0yongyong0 | Powered by LOFTER

【batfam】《圣诞节和鸟宝宝》

特别特别特别可爱温暖的一家XD 看着内心都暖起来啦

L.不剁完姐夫宝典不改名1/3:

·一岁大的达米安和试图照顾他的傻爸爸傻哥哥们的故事·


 送给 @0yongyong0 太太的点文,艾特又不好用了我等等试试看用客户端补上……文不对题真是抱歉orz最近文力真的死绝了……


虽然自己的圣诞节过得很抑郁,但还是赶着节日的尾巴祝大家圣诞快乐!


 


 


1.


我们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寒冷的十二月。


在这个飘着雪的清晨,一位衣着单薄的窈窕女子敲开了韦恩庄园的大门。和善的老管家接待了她,并且想留她喝杯热茶暖暖身子,然而她执意要离开。她礼貌地告辞,走得匆忙,老管家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叫庄园的主人起床会见客人。


炉子上的水壶冒出白花花的蒸汽。老管家站在原地思忖了片刻,捧起女子留下来的竹篮,敲开了布鲁斯·韦恩老爷的卧室门。


“日安,老爷,今天的早餐是牛奶玉米片和煎鲱鱼配豆奶咖啡。”阿尔弗雷德对着床上半裸着身子满脸惊愕的布鲁斯笑得欣慰,他怀里的婴儿迷迷瞪瞪地睁开了那双湛蓝的、水灵灵的大眼睛,往四周瞅了一圈,没见着妈妈的身影,便“哇”地一下嚎啕大哭起来,哭声嘹亮惊得布鲁斯撑着床铺的胳膊那绷得死紧的肱二头肌猛地抽搐一下。


“顺便,恭喜您喜当爹了。”


 


2.


这是一个从某些方面讲有些悲惨然而从另一些方面讲又分外可爱的故事。它有一个典型的环境背景:郊外古旧而雄伟肃穆的庄园,只有独身的中年男主人和年迈的老管家两个人居住,冬日肃杀,风雪交加,这一切无不营造着一种严肃而略带悲剧色彩的氛围;然而,哦,请先看看我们的主角吧:年方一岁,黑发蓝眼,五官端正,嗓音洪亮,四肢健壮,且充满了活力——多么可爱的小男孩!


“他长得真像我。”布鲁斯蹲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羊毛毯上爬来爬去的小婴儿,眼神闪闪发光。阿尔弗雷德捧着一壶热奶粉,用温度计试着温度,随口接道:“那是当然,老爷,这可是韦恩家的血脉。”


“你真的相信塔利亚那女人说的话?”布鲁斯挑起半边眉毛,毫不客气地对达米安——塔利亚说他叫这个——的生母所言表示了怀疑。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把温度正好的奶粉灌进奶瓶里(认真的?为什么韦恩大宅里会有这种东西?),而后塞进布鲁斯的手里。布鲁斯惊诧地看着他,几秒种后在管家气定神闲的表情和“请”的手势中败下阵来,认命地伸手捞过那个呀呀地嘟哝着在地毯上乱爬的小家伙,然后——


“阿福。”布鲁斯冷静地站起来,表情毫无动摇地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毛巾,狠狠地擦了擦手上的牙印,“快圣诞节了,把孩子们都叫回来吧。”


 


3.


“哦天,”迪克·格雷森捧着脸露出一个梦幻般的表情,“他可真可爱啊……”


达米安哇哇地叫着,莲藕一样的小胳膊拼命地甩着一个已经有点扯了线的毛绒小熊。


“你要是觉得他可爱,”布鲁斯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翘着脚坐着,抬头瞥一眼脑袋上冒出粉色爱心的迪克,随手把报纸翻过一页,“你可以尝试着去照顾他。”


“我以为你会自己照顾他?”迪克饶有兴趣地拎着自己的一只手套去逗弄达米安,看着达米安丢开冒出了棉花的小熊努力抻长了手去抓却怎么也抓不到,小脸气得鼓鼓的,然后对着自己新到家的小弟弟发出嗤嗤的傻笑,“这可是你的儿子——亲生的!天哪布鲁斯!”


迪克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笑意。布鲁斯无奈地摇了摇头,阿福端着一盘点心走过来,翻了个白眼:“我认为家长应该负担起照料孩子的责任,而且我已经是个老头子了,做不了那么多事情,然而布鲁斯老爷坚持自认为不是这块料。”


“所以这就是你叫我们回来的理由?”迪克挑挑眉,转向布鲁斯。达米安终于抓到了手套,“啊呜”一口塞进嘴里。


“哦哦,这可不能吃,达米安。”布鲁斯站起身靠过来,轻轻地捏着小婴儿的腮帮子把那只沾满了口水的手套拿出来。达米安相当不满意地挥舞着手臂,叽哩哇啦地尖叫着。


“喔,你可凶了是不是,小达米?”迪克笑眯眯地趴在地上伸出手指去戳达米安的小脸蛋玩。门开了又关,脚步声由远及近,由靴子底踏在地面上的沉甸甸的声音迪克判断那是他那难得回家一次的别扭弟弟。果不其然,脚步声在离他两米远处停下了,紧接着头顶上就响起了杰森·陶德那嘲讽满点的声音。


“你终于捅出篓子啦,迪基鸟?”杰森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并且幸灾乐祸,“是哪个可怜的傻姑娘被你的花言巧语给迷惑了?”


“这可不是布鲁斯的孙子。我亲爱的小翅膀,真的是好久不见了。”迪克站起身来随手扑打扑打微微起皱的衬衫,冲他的兄弟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是布鲁斯的儿子。”


杰森闻言挑挑眉。他用没夹着红色头罩的那一边手臂随手挡住试图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的迪克,转身看向布鲁斯。“儿子?”他微微扬起下巴这么问,声音略微提高了半个调。


杰森或许有时有些显得难缠,但他确实是个好孩子,布鲁斯伸手搭上他的肩膀,打算用一种比较平和的方式安抚杰森并且解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这不是什么难事,也不会引发什么不好的情绪,是说,如果迪克没有插嘴的话。


“没错,布鲁斯的儿子,亲生的,姓韦恩的!”迪克兴高采烈地挥舞着一个奶粉勺,把那些细碎的又腥又甜的粉末甩得到处都是,几乎是眉飞色舞,“这简直太激动人心了,想想看,蝙蝠侠真正的血脉!他以后也会成为罗宾吗?哦这真让人期待,那样的话他就是我们的鸟宝宝了。我希望他能穿我和杰森一样的绿鳞短裤,提宝那样的黑色紧身裤没法显示出鸟宝宝的可爱——”


杰森的脸色黑了几分。而迪克对这危险的征兆浑然不觉,依然沉浸在自己被小婴儿萌化的分红世界里:“不用想也知道布鲁斯不擅长照顾小孩子——嘿,终于也有你承认自己做不来的事啦布鲁斯——所以就特意喊了我们几个回来,好给阿福打个下手,帮着照顾照顾小家伙。这可是件不得了的大事!你是我们三个中生活技能最棒的小翅膀,你肯定能帮上不少忙。”


杰森的脸终于彻底黑了。他恶狠狠地拉下嘴角,拳头攥紧看起来像是即将要给布鲁斯——或者迪克——或者地上那个咿咿呀呀的小混蛋一拳。布鲁斯很冷静,他准备开口解释,可惜的是,按照烂俗作者的一贯的剧情发展套路,杰森并不给他这个时间。


“我还以为阿福打电话给我是叫我回家圣诞节。”他的下巴扬得更高了,嘴角勉强扯出一个难看的、自嘲的笑,“……我他妈还以为你是想叫我回家过圣诞节!结果就是这个?啊哈——一个名正言顺的小鬼?还专门叫我回来照顾?”


“事情不是这样的,杰森你听我解释。”布鲁斯迅速说道,同时在脑海里嫌弃了自己心直口快的大儿子一下。然而杰森很显然不准备听他解释,他果断地把夹在腋下的头罩往头上一套,昂首挺胸地宣布了结论(“布鲁斯,你是个百年难遇的混蛋”),随后潇洒地转身,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房间。“杰森!”布鲁斯急促地叫了他一声,然而收效甚微——杰森的脚步只是堪堪停留了那么一两秒——一秒——好吧,至多半秒,就果断地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然后就是“砰”的一声,迪克条件反射地缩了一下肩膀,转头看向布鲁斯。


“呃,”他眨眨眼睛,好像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布鲁斯?”


布鲁斯没动。阿福端着一个放了三个马克杯的托盘从他们身后冒出来,用充满了谴责的眼神看着他们。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布鲁斯铁青着脸用蝙蝠侠的喉癌嗓对他的傻儿子低吼,“首先,跟达米安没关系,我叫你们回来确实是为了全家一起过圣诞节的——一个完整的家庭的圣诞节!这非常重要!”


“……啊哦。”迪克尴尬地笑笑,达米安在他脚边发出哈嗤哈嗤的奇怪声响。


“其次,我既然说了全家一起过圣诞节,那就一个也不能少。杰森今年圣诞节必须待在韦恩大宅。”


“哦哦,好的没问题我会负责安抚他的,这就是个误会,误会……”迪克举起双手示意,同时试图转移话题,“全家?那达米安的母亲呢?”


“第三,”布鲁斯提高了音量,迪克觉得他的气势简直能在他身上具象化出一套蝙蝠装了,“现在,夜翼,滚出我的庄园!”


迪克从善如流拔腿就跑。


 


4.


尽管事情不尽如人意,十二月漫天的雪花依旧显得俏丽而可爱。圣诞的彩灯在大街小巷里亮起来,结束了又一天管教哥谭毒贩工作的红头罩义警先生终于能够松一口气,回到他那简陋却温暖的安全屋,来享受他——哦操,我们什么时候能抛掉这个该死的童话一般的白痴口吻好好说事?


好的,那么就是心情阴郁拉着个脸的杰森·陶德暴揍了几个不长眼的烂人毒贩子之后怒火冲天地一路飙车冲回了安全屋并砰一声把门摔上,吓得罗伊·哈珀手一抖,把刚组装好的小机器人摔到了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哦小杰鸟,”他惊魂未定地拍着胸口,心疼地看着散落一地的零件,“又发生什么了?”


“他就是个混蛋。”杰森斩钉截铁地回答,摘下头罩往桌上重重一放,嘴唇紧抿成一条硬绷绷的线,然后顿了顿,眼神扫过跟遭了龙卷风似的的安全屋,“——大过节的你他妈又搞了什么劳什子?!”


“呃我只是试着做一个新的圣诞机器人,别在意小杰鸟我知道你不会为此生我的气的……你刚才是在说谁?”罗伊举双手投降,同时对杰森抛出了自己的疑问。杰森没理他,从沙发背上扯过条毛巾径直去了浴室。又是“砰”的一声,罗伊耸耸肩——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他拿起手机做了一件事。


他给迪克打了个电话。


“哦,嗨,罗伊。”迪克的声音放得很轻。他听起来有点莫名的紧张,罗伊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于是他打算单刀直入:“嘿兄弟,小杰鸟跟你们家里人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吗?他今天怪怪的。”


“呃,”迪克犹豫了一下,“怎么个怪法?”


“哦,就是心情不太好——很不好——糟糕透了我简直不敢问他发生了什么所以迪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鬼事情?”


电话那头的迪克叹了口气,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简略地叙述了一遍。


“你知道吗,罗伊,”迪克悲叹,同时罗伊隐隐听到听筒里边传来什么咕噜咕噜的水泡声,“小翅膀他竟然还骑走了我新买的机车!我到了大门口才发现的!”


“所以你就灰溜溜地回到了宅子里,在老蝙蝠的死亡视线中承担了照顾鸟宝宝的大任?”罗伊的眉毛挑得老高。


“我还能怎么样?幻想自己能和童年偶像一样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迪克完美地用语气表达了“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给你哦”,“……所以,现在我跟提米在宅子里帮阿福照顾达米安,而布鲁斯还在生气……你就帮我劝劝杰森,好吗?这件事情就是个误会——”


“我不。”罗伊果断地拒绝了好友的请求,斩钉截铁不留情面,“迪克,你知道杰森接到阿福的电话、说老蝙蝠叫他回去过圣诞节的时候有多高兴吗?他挂电话的时候高兴得声音都抖了!”


“呃,”迪克噎了一下,达米安在他的脚边揪着一个毛绒兔子发出高声的尖叫,“我道歉,这是我的错……就帮我一下下?我是真的希望杰森回来跟我们一块过圣诞节。”


罗伊啪地挂断了电话。


迪克耷拉着嘴角把手机塞回口袋里,没精打采地瞥了一眼正饶有兴致地拿着一块小甜饼试图引起达米安兴趣的提姆。


“我搞砸了,对吗?”他悲哀地问,从提姆手里拿过那个达米安刚刚注意到的小甜饼塞进了自己嘴里。达米安发出一声愤怒的尖叫,拿粉嫩嫩的小拳头忿忿地捶打着迪克的小腿——他只能够到这里——然而收效甚微。


“对呀,你搞砸啦。”提姆从盒子里拿出另一块饼干塞到达米安手里,引得小家伙又咯咯地笑起来。迪克翻了个白眼,倒在了沙发上作沉痛状:“你不能对你亲哥这么残忍!”


“你不是我亲哥啊。来,达米安,再吃一块。”


……没毛病。


“但是达米安也不是你亲弟弟啊!”迪克从沙发上蹦起来哀嚎,“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却对他这么好!”


“但是达米安是布鲁斯的亲儿子啊。”提姆笑盈盈地戳着达米安沾满了饼干屑的小脸,“淡定,迪基。你只不过是因为不小心闯了祸而太焦虑了而已,去找大红道个歉,或者干脆找个红白相间的圣诞礼品袋把他打包扛回来,一切就都解决了。相信我,他会像你一样喜欢达米安的。”


迪克叹了口气,在提姆身边蹲下了。“希望如此。”他嘟哝着,伸手小心地捏了捏达米安软乎乎的脚丫,觉得心情好一点了。


“不过,我得先跟布鲁斯借辆车……”


 


5.


布鲁斯·韦恩和提摩西·德雷克-韦恩肩并肩站在桌子前,脊背挺直,神情肃穆。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时刻,所有能够帮助他们的人此时都不在这里,而他们正面临一个有史以来最艰难的、蝙蝠侠和红罗宾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前所未有的挑战——


“所以,”提姆清了清嗓子,“尿布到底应该怎么包?”


达米安仰躺在桌面上,津津有味地吮吸着自己的大拇指,一双蓝汪汪的大眼睛天真又无辜地看着他们。


“嗯咳。”布鲁斯也清了清嗓子。难得地,他觉得有点手足无措——阿福出去采购了,杰森还没有回家,迪克跟他借了颜色最骚包的那辆阿斯顿马丁就急匆匆地出了门。而就在这当口上,达米安突然大声地哭闹了起来,不论两人怎么哄都不肯停下来。


“他这是怎么了?”提姆掐着达米安的腋下把他抱起来,同时抻长了胳膊好让达米安的唾沫星子不至于喷到他的脸上。


“我不知道。他应该还不饿,阿福之前刚喂过他。”布鲁斯一手摩挲着下巴沉思着,眼神在小儿子的身上扫来扫去,最终停在了被白底蓝花的尿布包裹的小屁股上,“……是不是该换尿布了?”


往桌面上铺垫子、把达米安放上去、拆开弄脏的尿布并嫌弃地扔进垃圾桶,这一系列动作都完成得很顺利,达米安也配合地停止了哭闹,咿咿呀呀地笑着冲他的父亲伸出两个小胳臂。“不行,达米安,稍等一下。”布鲁斯拒绝了这个亲昵又可爱的拥抱,他得先给小家伙换上新的尿布才行。


然后他就懵掉了。


对,没错,蝙蝠侠,拎着一片刚刚拆开的尿布,站在自家的客厅里,一脸懵逼。


……这要是说出去还不把半个阿卡姆笑死。


“……刚刚我拆掉原来的尿布的时候你有注意到它是怎么包上去的吗?”


“……没有。”提姆诚实地回答,“但是我认为我们可以借助互联网来解决这一问题。”


“……好主意。”布鲁斯赞同地点点头。两人不约而同地低下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谷歌。


也许是不满意被忽视,也许是觉得有点冷了,达米安咿咿呀呀地朝着两人挥了挥手,见两人都埋头谷歌不理会自己,达米安小嘴一撇,再一次“哇”地一声哭起来。提姆见状连忙放下手机,随手扯起一张毯子裹住哭叫个不停的小家伙,手忙脚乱地把他抱起来:“嘿,嘿鸟宝宝,乖一点,不哭不哭——稍等一下马上就好……”


“干得好提姆,现在稳住他,我已经查到更换尿布的方法了。”布鲁斯微微蹙着眉头,一目十行地阅读着手机屏幕上的育婴指南。提姆有些费劲地调整了一下姿势,达米安努力地挣扎着把口水和鼻涕都抹到他的胳膊上,这让他觉得有一点尴尬。“还没好吗,布鲁斯?”他向布鲁斯投去求助的眼神,达米安抡着小胳臂“啪”地一巴掌打到他的脸颊上,手劲之大让他晃了一下神——哦,真不愧是布鲁斯的亲儿子……


“再等等,马上就好。”布鲁斯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把育婴指南拉回开头,又重新读了一遍。


然后又读了一遍。


“呃,布鲁斯?”提姆又把达米安往上抱了抱,欲哭无泪。他是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小恶魔可爱呢?达米安永不停止对命运或者缺失的尿布或者红罗宾怀抱的抗争,他的哥哥脸上已经挨了第三个巴掌了——手劲确实很足,提姆相信这个秉承了罗宾优秀的黑发传统的小男孩会成为新一任罗宾——但是不要是以干掉前任的方式,真的。


脚步声从门口传来。救星终于来了——这是这一刻被那无比复杂的尿布处理办法弄昏头的布鲁斯和手臂糊满鼻涕口水并且脸还在疼的提姆的共同想法。是阿福回来了的话那再好不过,如果是迪克的话也可以把这个大麻烦暂时甩给他,谁让他对达米安表现出了那么大的热情——


“那个毯子让他不舒服了,小红鸟,你这个傻瓜。”杰森·陶德随手把购物袋放到椅子上,脱下夹克挽起袖子,“他这么小,皮肤脆弱得很,那个毯子对他来说太粗糙了。布鲁斯,你在看什么?如果是尿布的包法的话,给我看一下,我以前也没做过这个。”


愣了一下,两个人迅速地从桌前给杰森让开位置,提姆麻利地把达米安放回桌面上的垫子上,撤走毯子并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到一边,布鲁斯则犹豫了一下,把手机递给了杰森。


大略地扫了一下手机屏幕上的内容,杰森对着布鲁斯点了点头,接过那片撕开有些时候了的尿布,转向不知道什么时候止住了哭泣、正一脸警惕地盯着他的达米安。


“嘿,小混蛋,”杰森眯起眼睛,活动活动手腕,发出让人不安的咔哒一声,“准备好接受制裁了吗?”


 


6.


“你不知道,”迪克一脸戚哀,头发被被风吹得一团乱,“你不知道,提米,小红,我真的努力了。”


“没事,迪克,我们都知道你尽力了。”提姆安慰地递给迪克一块小甜饼,迪克哽咽着接了过去(虽然哽咽得有点夸张),塞进了嘴里,然后又拿起另一块。


“你知道吗,小红,我去的时候,罗伊把我骂了一顿。”他咯吱咯吱地嚼着小甜饼,口齿不清,达米安在他膝盖上摆弄一个变形金刚,“罗伊说杰森可伤心了。他已经很多年没回家过过圣诞节了……哦我的小翅膀啊,这么冷的天,把自己关在阳台上朗诵《圣诞欢歌》,根本不想见我……”


“我觉得这不现实。”提姆冷静地指出了问题所在,“《圣诞欢歌》,我信;但是我怎么记得他们在哥谭的安全屋没有一个有阳台的?”


“……是吗?”


“你忘了?上次那个有阳台的被罗伊不小心炸掉了。”


“……哦。”迪克愣了愣神。达米安不小心失手把变形金刚掉了下去,迪克揉了揉小家伙软软的黑发,在他哭出来之前把玩具捡了起来塞回他的手里,接着说道:“总之罗伊是这么说的……他还说我得用一大堆礼物才能挽回杰森手上的小心脏。”


“所以?”变形金刚的一个关节卡住了,达米安叽哩哇啦地用力掰着,提姆随手拿过来帮他扭正。


“所以我就买了一大堆东西送过去,还有一只香喷喷的火鸡,搞得我自己都饿了……”迪克的表情重新带上了悲哀,达米安往上瞥了他一眼,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但是他还是不肯见我,我想我是真的让他伤心了……罗伊代他收下了那些东西,说会帮我劝劝他,也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


达米安终于成功掰碎了变形金刚。提姆为那个他看着很顺眼的铂金五龙冲云霄心疼了一小会儿,把达米安从迪克膝盖上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可是,迪克,恕我直言,”提姆拿着自己毛衣上的绒球逗着达米安,看着小家伙发出咯咯的笑声,“杰森已经回来了啊。”


迪克闻言一口甜饼卡在嗓子里,在原地哽了半天,终于强行咽了下去,来不及去找水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蹦起来发出一声不敢相信的哀叫:“什么——?!”


“是啊,不然你以为达米安的尿布是谁换的?”提姆耸耸肩,“你最好把变形金刚的残骸从地上捡起来,这里的地面杰森刚打扫过,等会他过来看到你脚底下是脏的一定会生气的。”


迪克颓然地倒回沙发上,半晌,突然抬起头来:“所以说,我是被罗伊给骗了?!”


“你把人家本来准备一起过圣诞节的室友给弄回家了,还不允许对方敲诈点圣诞礼物作为赔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杰森踢了踢沙发脚,在迪克对着他的花边围裙露出一个目瞪口呆的表情的时候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还有,你说得对,我确实很多年都没有回家过过圣诞节了。”


 


7.


提姆挂好了最高的一个圣诞彩灯,轻巧地从梯子顶上跳下来。达米安坐在圣诞树底下,正把一个塑料的幸运星往嘴里塞。


“嘿,这个可不能吃,鸟宝宝。”迪克轻轻把已经咬出牙印的星星从达米安嘴里拽出来,小家伙颇为不满地把大哥的大拇指当成了替代品,迪克笑吟吟地由着他啃自己的指头,单手把一推礼物一个一个地摞到圣诞树底下。布鲁斯在录制一个圣诞特刊的电话采访,杰森和阿尔弗雷德在厨房准备今晚的圣诞大餐——相当大的一餐,毕竟这是头一次,兄弟四个人都回到了这个暖洋洋的大宅里面,在闪耀的圣诞树下、温暖熏人的壁炉旁共同庆祝圣诞。


“你要热可可吗?”提姆走到桌子旁,端起一壶冒着香甜热气的可可,转身问。


“谢谢,也给达米安来一杯吧——嗷!”


达米安松开了迪克的手指,呼哧呼哧地爬开了。迪克吃痛地甩着被狠狠咬了一口的手指,对着忍笑忍得辛苦的提姆露出了一个怨念的表情:“只要我的份就好,谢谢。”


过了不多会,满地爬的鸟宝宝又哭了起来。这次布鲁斯不得不亲自体验了换尿布这一艰苦卓绝的过程——鉴于阿福和杰森都以“我在做饭”为由拒绝提供帮助。迪克成功地帮上了忙,这让他无比激动,一不小心把爽身粉洒在了围观的提姆的裤子上。


“哦,没关系,我等会自己把它扔进洗衣机里。”提姆倒是一如既往地非常善解人意。迪克感激地笑笑,在杰森到达战场之前迅速地收拾了洒得到处都是的爽身粉。


“这有点像雪一样,不是吗?”提姆抱着达米安看着迪克挥舞扫帚清理地上落着的洁白粉末,笑着说。


“是有点像,要是它们能自己化掉就好了。”迪克也笑开了,达米安在提姆怀里咿咿呀呀地随声附和。


 


8.


“感谢上帝让我和我的家人能够温暖地团聚在一起。”


“感谢上帝赐给我们如此可爱的鸟宝宝!哦,当然,你们也一样可爱,小翅膀、小红鸟。”


“感谢上帝依然没有记起哥谭——就让这个地方被阴影里的恶魔守护着吧,阿门。”


“感谢上帝没有让我去换达米安的尿布。”


“啊——咿呀!咕噜咕噜!”


“感谢上帝赐给我们食物,以及少爷们富有创造力的祝祷词。”


“……”


“说起来,”布鲁斯用手指头敲敲桌面,“谁来喂达米安?”


坐在加高婴儿座上的达米安对着面前一盘芋泥发出了“啊——啊——”的怪叫。杰森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迪克跃跃欲试,而提姆眨了眨眼睛,看起来还有点犹豫。


“我想,给达米安少爷喂食这种事,还是交给我最合适。”阿福把一盘黄油面包干放上桌面,对布鲁斯点了点头。迪克和提姆露出衣服失望的表情,而布鲁斯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阿福就继续说道:“不过,这种事情,我在老爷小的时候已经做得够多了。现在轮到您亲自来做了。”


杰森发出一声短促的低笑。布鲁斯和他的小儿子对视了几秒——达米安真的很像他,看看那双宝石蓝色的眼睛吧,那么明亮,像两颗小小的星星——随后露出一个笑容,拿起一块婴儿胡萝卜字母饼,送到达米安的嘴边:“达米安,啊——”


“啊呜!”


“……”


布鲁斯冷静地收回手,表情毫无动摇地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毛巾,狠狠地擦了擦手上的牙印。杰森首先毫不留情地喷笑出声,提姆和迪克也跟着哧哧地笑了起来。“哎唷——疼吧?”迪克笑得打了一个嗝,杰森伸出胳膊肘捅了捅他,“小家伙牙齿可有劲儿了!”“手劲儿也很大。”提姆笑眯了烟,对着一个装着果酒的杯子呼哧呼哧地补充。杰森随手拿起一个小圆餐包,在空中抛了两下,做了个总结:“是个当罗宾的好料子。”随后跟着他的兄弟们一起笑得更欢了。


布鲁斯也笑了起来。他拍了拍慈爱地看着他们的老管家的后背,伸出手,揉乱了倔兮兮地瞪着他的小儿子的黑发。

评论(4)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