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yongyong0

二点五次元图文双修小透明。努力原创同人两把抓><不过大多时候还是在画同人啦~~因身体原因暂不接约稿~转载请咨询po主并注明出处。

© 0yongyong0 | Powered by LOFTER

【Bruce&Damian】Holy3(亲情向,都市传说paro,慎入)

风苟_傻叉:

@0yongyong0 从很久以前就答应塔塔的Holy3,拖延这么久真的很抱歉。


#Holy3传说戳这里<戳我>。文不恐怖,但请预先食用说明并做好充分心理准备


#作为联动(合作?)的几篇戳这里<Dick&Damian> <Tim&Damian>


#Damian死亡前提,推荐阅读《达米安,蝙蝠侠之子》《蝙蝠侠#666&700》《蝙蝠侠群英汇》,还没读过也不影响看文


#对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表示懵逼,但我仍然爱你们所有人


——————————————————


你从中醒,然而现实是另一


 


布鲁斯睁开双眼,以扭曲姿势保持一夜的关节酸痛不已,太阳穴仿佛炸裂般突突跳着似乎是某种感冒前的预兆。他从键盘上爬起身,输入框被乱七八糟毫无意义的字符占满——昨晚竟等到睡着了。布鲁斯自嘲般地笑笑,毛毯从肩上滑落,一旁餐车保温杯里大概盛着牛奶或热汤。感谢阿尔佛雷德。


 


布鲁斯站起身活动活动身体,视线特意避过二楼陈列着的四套罗宾服。被刻意压抑的记忆如同地壳下的滚滚岩浆,一点裂缝都会造成毁灭性的影响——他应当走出来了,他必须走出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悲伤如同海啸,毁灭一切之后留下的只有平静,或者说,死寂。


 


蝙蝠侠不能疯狂。他没有资格。


 


蝙蝠电脑正中间一块屏幕被巨大的聊天室页面占据,简洁到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黑色背景和绿色字体,对话框里只有一行字:


 


【B_23:35_有人在吗?】


 


深夜十一点,最容易让人产生失落感的时间段,毫无意义的一天即将结束,一成不变的明天还有段时间才要到来。庸碌的人们选择在这个时候沉浸于虚拟世界,忘却没用的自己,披上假身份或自导自演或自怨自艾。布鲁斯选择在这个时间向这个神秘的聊天室发起问候不是没有理由的,然而不知是几率问题还是对方了识破他的窥探欲,聊天室主人始终没有回复——他们不可能知道B是蝙蝠侠,蝙蝠电脑使用了假IP地址登入,就算对方有手段反定位,找到的也只是哥谭大桥附近一所周边环境乌烟瘴气的长租公寓,公寓主人名字听上去是墨西哥裔,安全屋的障眼法。


 


布鲁斯看了眼显示频右下角的时间——5:20。昨夜他在聊天室里发完那句话之后等待了一会儿就出门夜巡,可直到他回来也没得到回应。在等待中他连制服都没换就睡着了。阿尔佛雷德一定下来过一次,却没叫布鲁斯起来,大概是因为布鲁斯最近很少睡得着,即使是趴在蝙蝠电脑前浅眠也很难得。阿尔佛雷德曾建议使用一点褪黑素,然而他们都知道这不会有效果,蝙蝠侠对大部分神经类药物都有抗性,更不用说褪黑素的疗效更多在于心理暗示。布鲁斯不愿意向担心的老管家承认自己抗拒睡眠不是身体原因,而是心理——梦境是不可把控的,他不知道会在梦里遇见什么,所以他宁愿躲开。


 


或者说,他知道会在梦里见到什么,所以选择清醒。


 


梦和现实又有什么分别。


 


电脑响了一下,却不是聊天室的回复,而是电脑自动筛选整理出的报告。报告内容有关最近发生在全美各地的死亡事件,死者从事业有成的中年人到顽劣的小学生,多样性极强且几乎毫无共同点,唯一能将他们串联起来的只有死亡前一段时间突然出现的癫狂。他们有一部分人提到一个名字——Holy3。布鲁斯在调查中得知这是存在于都市传说中的聊天室,传说它洞悉你心底最隐秘的恐怖和渴望,以此为武器击垮你,将你的灵魂拖入地狱。这种传言很大程度上都是作伪,年轻人为了博取关注编造的谣言,布鲁斯一直是不相信的,直到他的某个好奇心深重的富豪“朋友”在提到Holy3的一周后割破自己喉咙,他才真正相信这鬼东西的存在。


 


作为蝙蝠侠,他见过恶魔,见过外星人,他坚信没什么现象是不可解释的。如果这聊天室中寄居着一个恶魔,会有扎塔娜等人驱逐它,但如果这是什么人为事件——这变态会为他的愚行付出代价,无疑。


 


布鲁斯有点饿了,餐盘里的三明治有些生菜显然不符合他的口味,他想要一些芝士和肉类。他将盘子放在地上,阿尔佛雷德无声地从黑暗里溜出来,嗅了嗅面包间的金枪鱼,伸出粉色舌头满意地“喵”了一声。


 


布鲁斯打着哈欠打算上楼去餐厅,忽然听到身后的电脑“叮”地响了一声,大概是电脑又找到了什么新的文件。他用余光扫了一眼,没有新的窗口弹出,黑底绿字符的聊天室依旧占据屏幕中心,只是上面的字符多出了两行——


 


【M44进入聊天室】


【5:24_M44_是。】


 


布鲁斯迅速坐回椅子里,由于动作太大还差点磕到桌脚。他十指在键盘上跳跃,迅速发送出一行字。


 


【B_5:25_我从别人那儿听说了你们的存在,网络上关于你们的传言是真实的吗?】


 


回复几乎是瞬间跳出来。


 


【M44_5:25_伤心。】


 


伤心?布鲁斯下意识对这个词语作了很多种解释,对方是因为被怀疑存在而伤心,还是因为这些谣言把他们说成杀人犯而伤心?答案不重要,根据传闻所说M44的对答没有任何意义,最后出现的人才重要。


 


【B_5:26_我什么时候能和Ariana说话?】


 


无意义的回复再一次跳出。


 


【M44_5:27_不是。】


 


布鲁斯没有着急,而是在这当口运行起一个黑客程序,它能通过聊天室黑入对方电脑,破解防火墙,得到一切IP地址并拷贝电脑里的内容,只是这个程序不声不响潜入对方电脑并下载文件需要时间,布鲁斯现在的任务就是争取时间,能套出些有用信息更好。


 


布鲁斯又问了几个无聊的问题,就是那种为了凑热闹而点入聊天室的那类人会问的问题,诸如你们真实身份是什么,你们真的害死过人吗,你们知道关于我的什么这类。只有带问号的句子才会得到回复,而且M44只会回复简单词汇:是,不是或者开心、伤心。就布鲁斯遇到的情况而言,M44只说过是、不是和伤心。也许这家伙现在心情很忧郁。


 


根据网上所说,当你失去耐心时下一个人就该出场了。


 


【B_5:54_这毫无意义,你就是个自动回复,这是浪费时间。】


没有问号,没有回答。


【B_5:55_你他妈就是个自动回复对吗?】


 


【AndrewS进入聊天室】


【AndrewS_5:55_就个是回复他妈你自动对吗?】


 


下一个人出现了,布鲁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顺利。他看了眼程序的进度条,它仍旧在检索对方的位置,这进度可不令人满意。也许在定位到对方之前他能进行到最后一步,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作为犯罪心理大师的蝙蝠侠迫切渴望和暗网中最可怕的幽灵对峙,然而本性中的警惕同时也在提醒他避免不必要的暴露。


 


【B_5:57_这么说你就是第二个家伙了?】


【AndrewS_5:57_就是你家伙二个第说么这了?】


 


将原句调换次序,这就是AndrewS,从他这里得不到任何有效信息,但必须经过他才能接触到最后的Ariana……布鲁斯做好了耗费时间的准备。


 


【B_5:59_我什么时候能见到Ariana?】


 


没有回复。


 


布鲁斯愣了一小会,AndrewS和M44的回复是即时的,从未有超过一分钟的间隔。难道对方已经洞察了他的意图?他警觉地检查了一遍蝙蝠电脑的防火墙,没有被攻击的迹象。网上曾有一个好奇心很强的黑客直播过他与Holy3的对话,后来却再也没出现过,布鲁斯相信他是遇到了真正的Holy3,因为就在他在暗网中失踪一周后,他的尸体被从河里打捞出来,而这名黑客的资料显示他由于过去经历有一定的恐水情结。太多的巧合,只有一个理由能解释。


 


——Holy3不止网络传说那么简答。


 


五分钟过去了,M44和AndrewS依旧在线,然而谁也没有回复。布鲁斯皱着眉想要询问对方为什么突然沉默,然而就在他手放在键盘上那一刻,对话框闪动了一下。


 


【Ariana_6:07_迭戈,墨西哥裔,外祖父是非法移民,几经辗转最终定居哥谭。父母不和,母亲因吸食毒品过量而去世,父亲则是因为肺癌。你的故事听上去像是个不错的悲剧剧本。】


 


布鲁斯心里一沉——没错,迭戈,假身份和伪造的假经历都被说中了,也许对面的女人(或者男人?)是个优秀的黑客,这些信息从“迭戈”的社交账号中足以窥探一二。


 


【B_6:08_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Ariana_6:09_是你告诉我的,布鲁斯。】


 


“哐”一声巨响,接着是刺耳的金属摩擦地面声。布鲁斯霍然而起,他几乎控制不住右手的颤抖——不,这不可能,没有任何证据能把墨西哥无业游民和哥谭首富联系在一起,除非……除非是某种魔法或是幻觉。想到这里布鲁斯冷静下来,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惊慌失措不会有任何作用。对方已经准确地叫出名字,再隐瞒也没有任何意义——进度条还剩下四分之一。


 


【B_6:10_你们究竟是谁?】


【B_6:10_你们知道关于我的什么?】


【B_6:11_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对方口气揶揄,似乎在享受布鲁斯的震惊。


 


【Ariana_6:12_喔,喔,喔,别激动,哥谭宝贝。我向你保证我不是你的敌人,恰恰相反,我会帮助你。】


 


【B_6:13_你对你害死的其他人也是这么说的?】


【Ariana_6:14_也许只是我们看事情的角度不同。】


 


进度条还剩下一点点。


 


【B_6:15_你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你能帮我什么?】


【AndrewS_6:15_浪费我的时间这是你,帮我能什么你?】


【Ariana_6:16_达米安很想你。】


 


布鲁斯看着屏幕上那个绿色字符组成的名字,五脏六腑搅在了一起。他几乎用尽全力才使自己不至于颤抖,一个绝对不该也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名字,它所蕴含的恐怖此时此刻和悲伤一样沉重。达米安,达米安,达米安……不,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是来自地狱的讯息吗?这一切都是个引他入套的阴谋吗?


 


作为一个父亲,此刻他沉浸在痛苦之中,然而作为蝙蝠侠,他却必须冷静。他没有选择。进度条还有最后一点点。


 


【B_6:18_为什么你要这么说?】


【B_6:19_你到底是谁?】


 


布鲁斯停顿了片刻,然而这句话还是从他的指尖溜出……这不是蝙蝠侠该提出的问题,他不能为对方蓄意挑衅而动摇,然而他无法忽视内心里那一点点微弱如余烬的希望,绝不应该出现在此刻的希望——达米安还活着。他的儿子,他亲手埋葬的儿子,他最深的歉疚还活着,还能听到他说话,还能叫他一声“父亲”,哪怕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于世间。


 


【B_6:22_达米安在哪儿?】


 


这句话如此苍白,如此无力,光标在问号后跳动着。进度条窗口自动弹出,无数文件来自对方电脑的文件正在下载入蝙蝠电脑里一个孤立的硬盘。布鲁斯没有动,甚至不打算先查看对方的地址,他死死瞪着绿色的光标就像看着黑夜里唯一的灯火。


 


达米安确实是死了,离开了这个世界,哪里也不在。命运在他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后开了个残酷的玩笑。


 


【Andrew_6:25_哪儿达米安在?】


 


新信息弹出时布鲁斯差点捏碎自己指关节,这是戏弄,毫不掩饰的戏弄。


 


【B_6:25_别开玩笑了!达米安在哪儿?为什么要提起他的名字?你们有什么目的?】


【M44_6:26_害怕。】


 


就在布鲁斯即将失去控制时Ariana出现了,口气轻松而愉快,内容却让人不寒而栗。


 


【Ariana_6:26_你在定位我,布鲁斯,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这很没礼貌,不过作为回礼我还是给了你一些答案。】


 


布鲁斯瞬间领会到对方在说什么,他残存的理智警告他不要听从对方的指示,可他还是在心脏的狂跳中点开刚刚下载好的文件夹——是照片,所有的都是照片,相同的背景,柔软红色法兰绒中一个白色的男孩安静地躺着。所有照片都如此相似,可它们之间微妙的不同谁也无法忽视——一个年轻的、青涩的生命从刚刚逝去到逐渐腐烂,饱满却苍白的脸颊逐渐干瘪,每一点变化,每一个细节……


 


“砰”!显示照片的右侧屏幕被布鲁斯一把掀到地面上,特质的屏幕却连一点划痕都没留下,屏幕里那个紧闭双眼的男孩从这个角度看似乎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看呀,父亲,我死了,你把我害死了,而且让我死后也不得安宁。


 


【B_6:29_你是谁??????你究竟有什么目的?????达米安在哪儿?????你对他做了什么??????????】


 


【Ariana_6:30_不要试图找我,布鲁斯,我们会找到你。记住,我是你的朋友,你的救赎,你唯一的机会。】


 


【B_6:31_在你发了这些东西之后居然还敢自称我的朋友?】


【Ariana_6:32_你还会回来找我的,那时候你会冷静下来。我会等你。】


【B_6:33_我会找到你,我会让你付出代价,你听到了吗?】


【AndrewS_6:33_找到你会我,让你付出代价会我,听到了你吗?】


【Ariana离开聊天室】


【AnsdrewS离开聊天室】


【M44_6:34_再见。】


【M44离开聊天室】


 


布鲁斯直直地看着屏幕,看着那些冷酷而恐怖的话语,直到屏幕自己灭下去。有一瞬间他从屏幕反光中看到一个男孩的虚影,而当他回头时身后却只有寂静而空旷的蝙蝠洞,鹅黄色斗篷和绿色多米诺面具站在玻璃柜后冷漠地俯视着他。


 


达米安……布鲁斯将脸埋进手中。一会儿,只要一会儿就好,他会马上做回蝙蝠侠,做回那个理智到无情的蝙蝠侠,他会找出搅扰儿子永恒沉睡的凶手。这身斗篷下的他别无选择。


 


只要一会儿就好。


 


 


 


 


你从中醒,然而现实是另一


 


“达米安!!!!”布鲁斯噩梦中惊醒,无数次,无数次他梦到达米安站在他面前,那只皱着眉的小罗宾,笑着的,嫌弃的,痛苦的,得意的,他的儿子。他捂住额头,可笑的是,就在他醒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忘记了梦境,所能记得的只有痛苦,无穷无尽、无可挽回的痛苦。


 


夜晚十点,该准备去夜巡了。布鲁斯独自走下楼,客厅的座钟指向10:47,只要微微拨动一格暗门就会打开。他攀住滑杆,恍惚间听到一声清脆的催促——


 


“快点,父亲!别慢吞吞的!”


 


没有,什么都没有,那个原本在他身前身后任性吵闹的孩子不在这里,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布鲁斯滑下滑杆,蝙蝠洞里安静得让人发狂。


 


夜巡一如往常,坏人永远不会彻底消失,尽管蝙蝠侠和罗宾做了如此多的努力,这个城市似乎也没有因此平静哪怕一点点,这让牺牲这个词像是个无情的笑话。


 


Holy3,回程的路上布鲁斯开启了自动驾驶,好让自己能全心沉浸在推理中。魔法,恶魔,这是最好的情况,蝙蝠侠已经将除去达米安之外的全部细节交给扎塔娜,如果是魔法她会有办法。达米安的棺木好好地躺在土地里,没有遭到破坏或是偷窃,周围的安保措施也没有触发。他儿子的身体好好地睡在哪里,可是灵魂却可能在不知何处受尽折磨。


 


——达米安说他想你。


 


谎言。为了让他内心动摇的谎言。揭露内心最痛苦的回忆,这是逼他自杀的手段。蝙蝠侠太了解这些了。


 


——达米安说他想你。


 


“布鲁斯少爷?”


 


“什……哦。”布鲁斯猛地回过神来,发现蝙蝠车已经停好了,车顶自动打开,老管家正用颇为担心的目光看着他。


 


“您还好吗?”


 


“没什么。”布鲁斯揭开面罩扔在车座上,“只是有点累了。扎塔娜那边有消息吗?”


 


“您说过如果有消息立即通知您。”阿尔佛雷德叹了口气,“我很抱歉,没有。”


 


“不必抱歉,阿福。”布鲁斯勉强自己咧嘴微笑,“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您需要休息。”


 


“我只是需要透口气。”布鲁斯舒展身体,“有什么吃的吗?”


 


阿尔佛雷德笑了,就好像布鲁斯仍是那个归家的少年,还不会用阴郁的表情掩饰喜悦和悲伤,还没有与恶龙缠斗没有直面深渊。


 


“面包和热汤,恕我直言,您需要多一点蔬菜。”


 


蔬菜。达米安总是像兔子一样吃一大碗蔬菜同时对父亲兄弟碗里的炸鸡嗤之以鼻,假装那个爱上墨西哥玉米卷的男孩不是他。布鲁斯闭上眼,这样阿尔佛雷德就无法察觉他目光中忽然沉淀下来的悲伤,然而他无法骗过阿尔佛雷德……老管家陪伴他度过了每一次痛彻心扉的失去。


 


“我们都很想念他。”老管家的声音中有一丝疲倦。


 


“我只是需要透口气。”布鲁斯重复道,转身走向浴室。这不是个怀念的时候,Holy3,蝙蝠侠需要解决这个,布鲁斯需要解决这个,只有当事情结束之后他才能安心地怀念达米安。


 


洗完澡之后布鲁斯离开大宅走进花园——达米安总喜欢在这里晨练,园丁总是抱怨他破坏他们精心修整的景观,而达米安则用两小时时间向他们展示什么才是审美,后来杰森偶尔回庄园时被花园里的抽象派园艺震惊了,进门前手里一直握着枪。“这些树的造型让我想到了生死轮回。”杰森是这么说的,而令布鲁斯和阿尔佛雷德震惊的是达米安居然有些不服气地耸耸肩:“>TT<,被你看出来了。”


 


园丁们很久没来过了,阿尔佛雷德一个人料理不完所有植物,有些灌木未经修建已经长脱了形,冲着古老的宅邸张牙舞爪。布鲁斯站在树下,地上的小洞直通地底蝙蝠们的居所。他听到小洞中传来轻微的振翅声,就在他俯身的那一刻,身后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啪嗒”,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布鲁斯回头,身后什么都没有,然而当他转回身时猛然发现一只绿色的小鸟躺在面前地面上,小小的胸膛一起一伏,胸前的羽毛被鲜血浸染。


 


“该死。”布鲁斯俯下身,小心翼翼地捡起小鸟——它还活着,尽管气息十分微弱。可能是黑猫阿尔佛雷德下得毒手,或者是偷偷跑进来的野猫。达米安欣赏动物胜过大部分人类,他不会放着一只受伤的小鸟不管。


 


——小鸟刚才在那儿吗?


 


疑问一闪而过,又很快被布鲁斯否决。这只是一只小鸟。他的精神状态太差了,这是个危险的讯号,他需要调整自己。蝙蝠侠不能倒下。


 


布鲁斯捧着小鸟回到韦恩大宅,阿尔佛雷德会为它包扎,它会愈合然后飞走。一切都会好起来。一切都必须好起来。


 


也许是达米安经常会带回来一些小动物的缘故,尽管这只小鸟脆弱得好像轻轻一捏就会碎掉,阿尔佛雷德包扎仍旧非常完美。老管家将小鸟放在旧鸟笼里,挂在布鲁斯房间的衣架上,以免那只聪明得有些邪门的猫找到办法打开鸟笼,吃掉小鸟。


 


布鲁斯喝了阿福放在床头的甜牛奶,同时对这种把他当小孩子一样对待的做法哭笑不得。他躺在床上,祈求一个无梦的睡眠,或者一个能留存在记忆中、让他忘却残忍现实的幻境。他紧闭双眼,直到轻轻的脚步声引起他的注意——也许是阿尔佛雷德。他睁开眼,达米安正站在床头注视着他。


 


是梦。


 


“父亲。”达米安喃喃道,表情悲哀。


 


一个噩梦。


 


“我在这里。”布鲁斯伸出双手想抱住儿子,即使是在梦里,即使这是一个可悲的幻象,他也想重新触摸到那小小的身体,安慰他,告诉他告诉自己一切都好,一切都他妈的会好起来……


 


“父亲,好疼。”达米安说,他绿色的手套紧紧捂住腹部,“我好疼。”


 


“会没事的,达米安,会没事的。”布鲁斯抓住儿子的手,绿色手套迅速被鲜红浸染,鲜亮的红色爬上他的手,触感温暖而潮湿,真实得恐怖。


 


“父亲,我会死吗?”达米安跌进布鲁斯怀里,“我要死了吗?”


 


“不,不会的。”布鲁斯紧紧抱着儿子,就好像接触能分担一点这种痛苦,然而这一切都是虚幻的,不论是痛苦还是折磨,即使在他的梦境中,他的儿子也不得安宁。


 


“我让您失望了,父亲。我是个失败品。我努力过了。”


 


“不不不,你不是……”


 


“好疼。真的好疼。”男孩的身体小幅度抽搐着,温度在迅速流失,血液像蜿蜒的溪水没过他脚底。


 


“来虚空花园找我,父亲,我在那里。救救我。Ariana会帮你,不要信任她以外的任何人。父亲,救救我。”


 


布鲁斯的动作僵住了,下一秒,男孩消失了,血消失了,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布鲁斯张开紧握的拳头,看着手中已经停止呼吸的小鸟,感到某种他所不能理解的恐怖正在黑暗中微笑,接着愤怒之火灼烧了一切。


 


 


 


 


你从中醒,然而现实是另一


 


【B_9:18_虚空花园是什么?】


【M44_9:18_不。】


【AndrewS_9:18_花园是什么虚空?】


【Ariana_9:19_我说过你会回来的,布鲁斯,我说过我是你的朋友。很高兴现在你愿意相信我了。】


【B_9:20_告诉我他妈的虚空花园是什么?】


【B_9:21_为什么我儿子会在那里?】


【B_9:22_我要怎么做才能去那个虚空花园?】


【B_9:22_你们对达米安做了什么?】


【M44_9:22_不。】


【M44_9:22_不。】


【M44_9:23_不。】


【M44_9:23_不。】


【M44_9:24_不。】


【Ariana_9:25_闭嘴,废物!真抱歉有人打断我们的谈话。有人邀请你来虚空花园,我尊重他的意志,一个邀请,一个宾客,宾客会好好回到他的世界。虚空花园非常友好。】


【B_9:26_那是什么地方?】


【Ariana_9:27_超越时间的乐园,不存在于时空中任何一处,又存在于时空的任何一处。还有看到它的人才能理解,只有被选中的人才能留驻。】


【B_9:28_我要怎样才能去?】


【Ariana_9:29_带着你的邀请函,会有人带领你。一个邀请,一个宾客。】


【Ariana离开聊天室】


【AndrewS离开聊天室】


【M44离开聊天室】


【B离开聊天室】


 


邀请函。布鲁斯望着屏幕旁手绢里小鸟的尸体。就现在的情况而言,这只小鸟是唯一的可能了。布鲁斯看着小鸟,也许它会从死亡中振翅飞起,将他带领到一个没有忧愁与伤害的乐园,他会看到他儿子在那里露出无忧无虑的笑容,然后他就能放下心来回到现实之中,带着欣慰和怀念的笑。他希望达米安幸福快乐,这个愿望在男孩已经死去的事实下荒谬得可笑——他看着小鸟,等待着鸟儿睁开灵动的黑色眼睛,发出悦耳的啁啾,就像他的儿子,就像达米安。


 


不知过了多久,布鲁斯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并非来自笨拙的人类,而是猫科动物肉垫踩在地面上的轻微声响。他回头,一只黑猫正缓步向他走来——不是阿尔佛雷德,阿尔佛雷德是一只白色四爪琥珀眸子的猫,而这只猫全身乌黑如同黑夜,眼睛幽绿恍若鬼火。猫儿轻松地跃到布鲁斯面前,嗅了嗅手绢中停止呼吸的小鸟,似乎露出了一个不明显的笑容。它低下头咬掉鸟儿的头颅,将剩下的部分缓慢而优雅地吞吃入腹,只留下几根羽毛和沾满血迹的绷带。


 


布鲁斯想要阻止,但他没有。他知道他不能。猫儿会带他去找达米安,一张邀请函,一位宾客,一位向导。


 


黑猫满足地舔了舔嘴唇,嘴角有锈色血迹。它转过身跳下桌子,走到旋转楼梯口,转身望着布鲁斯,耐心等待着。


 


布鲁斯站起身,贴身万能腰带冰冷的触感让他安心。这是他必须面对的事,这是他必须偿还的罪,没有退缩这个选项。


 


他是达米安的父亲。他的儿子正在等他。


 


布鲁斯跟随黑猫消失在阶梯里。


 


一只爪子雪白的琥珀色眼睛猫儿跳到桌面上,它低头闻了闻沾着血迹的绷带,随即像是面对什么可怕敌人一般炸起了毛,发出恐吓的低吼。绷带动了动,也许是被风吹动,绿色火焰迅速蹿起又瞬间消失,桌子上只剩下那只受到惊吓的家猫。


 


阿尔佛雷德停止恐吓,“喵喵”地叫了起来,开始磨蹭那块显示屏,屏幕仍保持着布鲁斯离开时的状态。


 


阿尔佛雷德来回地用身体磨蹭显示屏,就好像饥饿或无聊时蹭达米安的小腿一样,它急切地、一声比一声高昂地喵喵叫着,似乎在呼唤什么。在转身时它的爪子不小心踩到了键盘,布鲁斯离开时并没有锁上蝙蝠电脑,聊天室一下弹了出来——


 


【B进入聊天室】


【M44_9:47_不。】


【M44_9:47_不不不。】


【M44_10:48_不不不不不。】


【M44_1643:9841654_不不不不不不父亲不不不不不不!!!!!!!!!!】


 


 


 


 


你从中醒,然而现实是另一


你从中醒,然而现实是另一


你从中醒,然而现实是另一


你从中醒,然而现实是另一


你从中醒,然而现实是另一


 


铲子靠在墓碑旁边,黑猫站在墓碑上喵喵叫着,暗示再明显不过。


 


布鲁斯拿起铲子,即使必须经历一遍最痛苦的回忆才能找到达米安,他也不会退缩,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陷阱或是乐园都不能回头。随着一铲一铲土在墓碑旁堆成土包,布鲁斯已经陷入坑中,明明是白天的墓园,这里却一个人都没有,也许从见到黑猫那一刻他已不在原来的世界,挖掘儿子的坟墓只是某种诚意的证明。


 


布鲁斯挖着,挖着,直到视线变得黑暗。忽然有什么东西撒在他头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抬头,不知有谁正在坑外望里面填土,下一秒,在他警惕起来之前,黑猫跳进坑里,四爪落在地面上时身体化为浓黑的烟雾包裹布鲁斯,只有那双绿眼睛在黑雾里闪闪发光,迥然却孤寂地望着布鲁斯。


 


仿佛被美杜莎之瞳注视,布鲁斯四肢僵硬无法动作。黑雾渐渐散去,那双眼睛的主人出现在黑色空间中——圆圆的小脸,抿起的嘴唇,如同受难耶稣般的姿势,红色丝带从空中垂下缠绕着他赤裸的身体,遮挡着他腹部可怕的疤痕。


 


“达米安……”布鲁斯嗫嚅着。达米安,他的儿子就站在那里看着他,就在那里。


 


在丝带的牵动下,达米安动了起来,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唯一能证明他还活着的只有眨动的绿色眼睛,莹莹绿眼诉说着死者的痛苦与对生命的向往。


 


“达米安!!!!!”布鲁斯喊出了声,红色丝带蠕动起来——那根本不是丝带,而是颜色鲜艳的红色毒蛇。他们缠绕着达米安,亮出反射绿光的尖牙,伸出舌头发出可怕的“嘶嘶”声。他们像达米安的主人一样控制着他,引导他抬手,抬腿,走向远方。每一条蛇都有绿色的眼睛,每一条蛇都有奥古的眼睛。


 


“不!!!!!!!!!!!!!!”布鲁斯所能做的只有眼睁睁看着毒蛇带走他的儿子,就在这时脚下的立足点忽然下陷,变成粘稠如黑色沥青般的物质,接着是不知从哪儿延烧起来的红色火光。布鲁斯重新夺回了对身体的控制,火焰灼烧着他,他却感受不到疼痛。他疯狂地追向达米安消失的方向……他追上了他。


 


是达米安,又不是达米安。


 


一个罗宾装少年跪在火中,脸上是烧伤的痕迹,绿色多米诺面具无力地耷拉着,露出半张因悔恨而扭曲的脸——达米安,那是达米安。布鲁斯低下头看向达米安怀中蝙蝠装的残骸,有一秒他以为那是自己,接着他否定了那个答案,因为少年达米安痛苦的咆哮——


 


“迪克!!!!!!!!!!!!!!!!!!!!!!!!”


 


咆哮声中,肉体咚咚倒地的声音此起彼伏,火焰中那些伤痕累累的、痛苦的面孔是那么熟悉——小丑,双面人,黑面具,鳄鱼人……那不是正义的制裁而是酷刑,他们的身上插着达米安的蝙蝠镖,双眼大张,死不瞑目。


 


火焰暴起挡住布鲁斯眼前的路,接着大雨倾盆而降浇灭火焰,布鲁斯忽然意识到自己站在韦恩塔下,一个少年身穿罗宾装站在那儿,身后是一具因高空坠落而扭曲的尸体。


 


——那是我。


 


布鲁斯意识到这一点,他抬起头,罗宾站在雨中,背对着他,仰望台阶上的男人。男人从阴影中向罗宾伸出手。


 


“罗宾,不!!!!!”布鲁斯想阻止达米安,却被一股力道拉住。猛地回过头,一个男人站在他身后,头戴蝙蝠头罩,身穿立领长风衣。


 


“你……”


 


男人松开手,看向踏上台阶的罗宾,嘴角扬起,近乎苦笑。“让他去吧,父亲。”


 


“达米安?”布鲁斯看向这个和自己一般高的男人,他有着和自己相同的下巴。男人摘下面罩,绿色眼睛平静如深潭。


 


“我们都有不得不面对的命运。”达米安说,神色有些焦急。


 


就在这时地面忽然震动起来,一道巨大的裂缝迅速蔓延,无数双惨白的手从裂缝里伸出,在空气中疯狂而渴望地抽搐着。从那裂缝中冒出男男女女的脸庞,他们全都有小丑的皮肤和笑容。


 


“蝙蝠”达米安皱起眉,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他转过头看着布鲁斯。


 


“跟着我,父亲。”达米安说,向前跑去,道路从他脚下塌陷,布鲁斯几乎是踩着碎砖跟着成年儿子的步伐,想要保持跟上已经费劲全力,搭话或询问根本不可能。小丑丧尸的手从残破的街道下冒出,妄图抓住达米安或布鲁斯的腿,然而达米安踩断他们的动作毫不犹豫。


 


忽然,达米安转过身来一把抓住布鲁斯,朝前推去。


 


“跑!父亲,不要回头!


 


“我不会丢下你!”布鲁斯想去抓达米安,却抓了个空。


 


达米安望着他,眼神悲凉,火焰裹挟着耀眼白光吞噬了他的身影,吞噬了小丑丧尸,吞噬了哥谭,吞噬了一切的一切,唯独余下布鲁斯。


 


布鲁斯怔在原地,直到白光散尽。原本是达米安所站的地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门,他认出那是哥谭剧院的后门,直通犯罪巷。门口站着一个男人,依旧是立领风衣,蝙蝠头罩拿在手中,可他明显不是之前那个达米安——如果说之前的达米安眼神中还有厌恶的情感,那这个达米安的绿眼中只有一片死寂,仿佛这个身体之中的灵魂已经死去,余下的只是凭本能行动的空壳。


 


“你该走了,父亲。”达米安笑了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张邀请函,一位宾客,宾客会回到原本的世界里。”


 


“有一个人会回到原本的世界里。”布鲁斯露出了蝙蝠侠的表情,“你或者我,这就是你的目的。”


 


“对,你或者我。”达米安耸耸肩,大方地承认了,“选择权在你。”


 


“我刚看到的是什么!”布鲁斯声调近乎怒吼,他眼前的是达米安,却一点也不像他所认识的达米安,他所想象过的长大后的达米安。


 


“你真的是我记忆中的布鲁斯吗?”达米安嘲讽般地眯起绿眼睛,“你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


 


“幻觉。欺诈。”


 


“未来。”成年的达米安更正道。


 


“什么?”布鲁斯下意识问,然而心底深处有一部分,他认同了这个事实。


 


“虚空花园存在于时间之外,一切即是永恒。没有新来者,也没有老朋友,该在这里的一开始就在这里。”达米安有些厌倦似地念着,“这里没什么是你能做的,父亲。回去吧。”


 


没有穿蝙蝠衣的蝙蝠侠看着身穿蝙蝠衣的男人,思索着。


 


“如果你让我离开,你所看到的一切都会发生,或许一个,或许全部。”达米安眨了眨眼,天啊这双眼睛有多像塔利亚,可这张脸却是布鲁斯的翻版,“为我想想,父亲,想想我的痛苦。让我留在这儿,留在虚空花园里。我不想活下去,不想独自面对那些未来。”


 


蝙蝠侠直视男人绿色的、空洞的双眼。


 


“你不是达米安。”


 


男人不易察觉地颤抖了下。


 


“你不是我儿子。”


 


立领男人站直身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


 


“一开始。达米安从不说疼,也不会放弃。”布鲁斯面无表情,“他是我儿子,我不会认不出我自己的儿子,不管他变成什么样。”


 


立领男人直视布鲁斯,眼底有一丝笑意闪过,却很快变得浑浊。


 


“把达米安还给我!!!!!!!”布鲁斯一把揪住男人的立领,而男人只是微笑。


 


“他属于虚空花园,这是注定了的,布鲁斯·韦恩。”


 


布鲁斯将男人摔了出去,男人没有反抗,精装的身体砸向黑暗却没发出半点声响。布鲁斯转过身想去拧开门,男人的声音幽幽响起。


 


“只有一个人能离开,布鲁斯,发生在达米安身上的事注定会发生。你真的想好了吗?”


 


“达米安是我的儿子,我曾对上帝发誓我要看着他长大。”布鲁斯手握上了门把,“他应该有机会继续他刚刚开始的人生,即使我无法亲眼见证。”


 


“蝙蝠侠,哥谭怎么办?”男人问。


 


“我不会听从你这恶魔的任何一句诱导。”蝙蝠侠冷冷道,“我不会做敌人希望我做的任何一件事。”


 


门被推开,白光一点一点泄出,在白光中布鲁斯微微回头,眼角余光瞟到地上的男人。男人嘴角玩世不恭的笑容隐没了,嘴唇严肃地抿成一条线,绿眼里流淌着近乎悲哀的情绪——这一刻,他显得那么达米安。


 


可是布鲁斯已经无法回头了。


 


尖叫声在雪白的空间炸裂开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她咒骂着布鲁斯听过的所有语言,就像个疯狂的泼妇。


 


“闭嘴,废物。”一个男孩的声音清晰地响起,周遭忽然安静了。


 


白光中,一个身穿罗宾装的男孩走出来。


 


“父亲,我很想您。”男孩扑向布鲁斯,纤细而有力的双臂紧紧搂住布鲁斯的腰,力道大得足以表现心中所有思念。布鲁斯仿佛难以置信似地抚上儿子的脸颊,达米安抬头看他,面色一如离别那天清晨。


 


“达米……达米安……?”


 


“是我。”达米安笑了出来,一个有点得意的笑,一个只有达米安能露出的笑。


 


布鲁斯紧紧抱住达米安,他是他失而复得的宝物,然而重聚的时刻是短暂的。他猛地推开达米安。


 


“儿子,听我说,你必须离开这里,我随后就跟上来……”


 


“是你必须离开这里,父亲。”达米安打断道,表情坚毅,他指着那门,“现在不是我出去的时候。”


 


“我是为你而来的!我不能再丢下你一次!”布鲁斯摇晃着达米安的身体,“你必须离开!”


 


“>TT<,你没有丢下我。”达米安不屑地撇撇嘴,“她失败了。她想要将我拖入虚空,但你证明了你不会抛弃我,我不是一无所有,父亲。我很快也会离开的。”


 


“离开……去哪儿?”回到死亡的怀抱中?布鲁斯错愕地看着儿子,男孩坚定地仰望着他。


 


“迎接我的命运。”


 


他们周围的白色开始流动,达米安轻轻推了他一把。


 


“父亲,这是我的故事,你已经将这个故事还给我了。一张邀请函,一个宾客,你该离开了。”


 


布鲁斯茫然地后退几步,他忽然理解了整个故事的含义,不是从恐怖的幻象中,而是儿子熟悉面庞上那个傲慢的、藐视一切的表情。一双绿色翅膀徐徐展开,鸟儿抖落身上缠绕的绷带,发出清亮高昂的叫声。


 


“父亲,跑。不要回头。”


 


布鲁斯迈开脚步,他奔跑着,超离开儿子的方向跑去。女人的尖叫再一次响起,这回他听明白了——“回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


 


门就在眼前,布鲁斯伸出手,一个没有眼睛和的女人坠落在他面前——


 


“我知道你!我知道一切!你以为他会得到救赎吗?这一切只不过是你的自我原……”


 


布鲁斯没能听完女人的话,大门猛然敞开,他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推出门外,接着是无休无止的坠落……


 


 


 


 


“喵~喵~”


 


一只爪子锲而不舍地按着布鲁斯脸颊,布鲁斯睁开双眼,阿尔佛雷德急切地蹭着他胳膊。


 


布鲁斯茫然地坐起身体,骨头酸痛,头还一阵晕眩。就在他努力将大脑叫醒时,蝙蝠电脑发出一阵叮叮咚咚的响声,仿佛中病毒一般弹出无数个窗口——是用于确定对方地址的黑客软件。它们整齐地显示着一个坐标——蝙蝠洞的坐标。


 


你从中醒,然而现实是另一


 



评论(3)
热度(92)